语言是人类系统性认识世界的开始

婴儿刚出生的时候没有语言文字的思维。在成长的过程中开始学习语言,用语言来构建对整个世界的印象。

由此人类的思维方式分为两大类:非语言思维和语言思维。

其中后者占据人类思考的主流,前者基本存在于未学习语言的婴儿以及无法学习语言的聋哑人身上。

故,人类用语言文字来对外界事物命名、记忆,所以语言文字是沟通人类与世界的桥梁。

一边语言文字反映人内心的思维运作;另一边人类借助语言来表达对世界的认识。

语言是疆域与地图割裂的主要原因之一

我们同处于一个真实的世界当中,但当我们在开始学习语言的时候,我们就开始接触到不同的词汇,开始用不同的词汇对事物进行命名,将其特点抽象整合。其中主要经历三种作用:

1.删减,有选择性的注意一些事物

2.扭曲,对事物进行修改性的表达

3.归纳,对大量事物进行高度概括

这三种作用会造成一个结果:词语反应的外界事物与真实存在的外界事物有着显著的区别。

举例:

语言:一匹马

真实:一匹什么颜色的马?公的还是母的?高的还是矮的?

当我们用这个词汇来表达这个事物的时候,很多的细节就被删除掉了,很多原本的信息就被修改了,很多独特性就被共性覆盖了。

我们通过语言来认识世界,又通过语言来表达我们内心对世界的认识,所以我们表达出来的语言,和真实的世界已经有了很大的区别。

地图非疆域

我们每个人都在同样的语言系统中开始学习,而我对于“马”的认识和你对于“马”的认识未必相同。我们在提到这个词汇的时候,联想到的并非同样的画面、声音、感觉,而是掺杂了我们个人的经历、理解和体会的。

既然有着实体存在的词语,我们都会有不同的理解,那么当我们提到一些并没有实体存在的虚泛词,比如民主、自由、爱、和平等等的时候,我们对这类虚泛词也会有特别不同的理解,这会造成我们沟通上很大的一个需要注意的地方。

故,每个人都依靠自己的经历对一些词汇的含义做理解。

所以,人们对同一件事物可能有不同的看法,每个人都是根据自己的经历和理解来理解我们所表述的事物。我们对真实的世界认识可能有偏差,对对方所表达的含义的理解,也可能有偏差。

当我们遇到对方与我们的意见不同时,我们就要多一点时间耐心观察,有可能是信息传递的过程中出了偏差,也有可能是我们或者对方的认识具有偏差。每个人都是依据自己的经历对事物做出理解和解释,都有错误的可能。

所以,我们把世界分为两类:一类是真实的世界,叫做疆域;一类是存在于我们头脑中的世界,叫做地图。

语言文字作为反映人类心理世界的主要工具,在某种程度上可以通过语言的改变来影响到我们内心世界的变化。

解决问题的两种方法

由于世界分为两种:地图和疆域,所以问题的来源及其对应的解决方法也有两种。

问题的来源:

一类是来自于真实世界中遇到的问题,比如骨折造成的疼痛;

一类是地图中出现的问题,比如心理问题造成的躯干性的症状。

问题的解决方法有两种:

第一种:真正的去解决疆域中所发生的事情。

第二种:改变地图使事情看起来被解决了。

故衍生解决心理问题的两种办法:

1.通过对来访者内心世界的调整来解决其问题

2.帮助来访者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解决现实中的问题

举例:

A:我月薪五百,我非常穷,我很自卑

地图:月薪五百不一定穷,你只是缺乏有效的赚钱的方法

疆域:我来帮你怎样一月赚五万

在实际的操作中,地图与疆域一般都是两手都要抓,两手都要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