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晚在读一本书《人生不必太力》,里面说的真是句句在理,搞得我哭了好几次。

昨天看书之前,心里就想着,我要写点儿和怪物有关的东西。

而就在昨天晚上睡觉后,我开始做梦梦到怪物。

最近也是很少写我自己的梦了。原因有以下几个:

1.我写自己的梦基本上只有我是读者,其他人都看不太懂,或者不感兴趣

2.有暴露隐私的倾向,说到底是害怕自己不被接受,以及自己并不接受自己

其实我也很好奇,我现在这样的心理状态,和其他的“正常人”相比有多少异同点。

所有噩梦的主题都是类似的,逃避,斗争,杀戮,亡魂,怪物,死亡,僵尸,鲜血等等。这些元素在梦里打散重组,便又会变成一个崭新的噩梦。

无非是要告诉你,你现在过的不开心。

无论你有多逃避这个事实,无论你多去假装快乐,无论你怎样逼迫自己。

心灵是你永远无法逃避的。

喜欢就是喜欢,不喜欢就是不喜欢。开心就是开心,不开心就是不开心。

好像成年人都喜欢把事情变复杂似的。所有的问题跑到成年人的脑袋里总会绕上好多好多的圈,出来之后全都面目全非了。

其实找到内心真正想要的东西,很简单很简单。

所有的一切,其实你早已经知道的。

你首先要做的,就是像我一样,把你脑袋里的那些玩意儿,先写下来。

人与人是不同的,不是所有的系统和方法都适用于每一个人,很多方法都是有“前提条件”和生存土壤的。你需要做的,是调整好自己的状态,迎接这份“方法”的扎根。

一叶障目,不见泰山。

我恐惧,我厌恶,我排斥。

我接纳,我开心,我自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