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哭的孩子有奶吃

初中一年级的时候,我抱着表姐的一本厚厚的书看。书中有很多很多的文章,第一篇文章说的,就是一个乖孩子和熊孩子的故事。

父母对熊孩子更加关注,给的资源更多,而对于乖孩子,只要夸一句你真乖就好了。糖果什么的,给一颗意思一下就可以了。因为乖孩子不会闹,而熊孩子会。

今天看到了一个“深圳四胞胎”的新闻,这算是一个二手的资料。对于这家人一遍骂着中国人,一遍又哭诉自己多么不容易的接受各方的帮助和捐款,我真的是非常的愤怒与恶心。

用社会的钱,养自己的孩子。然后把大家捐赠的钱,拿来购买60万的股票进行持有。免费的奶粉,免费的入学,只要在媒体上吼一声“我家过不下去了”就能得到,规则和法律的阻碍,瞬间消失。

深圳四胞胎,简直是罗尔的四次方。

原来,不止在家庭里,社会上也是“会哭的孩子有奶吃”!

野兽派的胜利

杜鹃鸟把自己蛋放在别的鸟巢中后,会悄然离去。杜鹃鸟崽儿孵出来之后,与原本的鸟相比,个头更大,同时,叫声也更加响亮,嘴巴张的也大。

这个时候,鸟儿就会把辛苦抓来的食物,给杜鹃鸟崽儿吃,自己的孩子会慢慢饿死,或者被杜鹃鸟崽儿推出巢穴摔死。

婴儿会哭泣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,当他们哭泣的时候,会发现自己能得到很多的关心和爱护,会得到很多的资源。慢慢的,哭泣从一种本能,进化为了控制父母的手段。

“你给我买XX,不给我买我就打滚!”

如果是没有原则的父母,就会被自己的孩子慢慢的驯化。

哭泣与张大的嘴巴,是生物学的胜利。

罗尔和深圳四胞胎,就是杜鹃鸟儿崽儿的“好徒弟”。

影响以及应该如何做?

罗尔和深圳四胞胎的出现,毫无疑问的严重的损害了大家互相之间的信任。

原来一个哭穷的人,是比大多数人要富有的,而且他们还能堂而皇之的享受社会的捐助和帮助。更可怕的是,深圳四胞胎家庭的思想——反中国,反华,反大陆。哦对,他们已经连夜把上万条微博删除了。

中国是一个庞大的社会,人口众多,资源稀缺。然而在激烈的竞争中,中国人已经进化出了自己的一套智慧,这套智慧极大的改变了社会。整个社会的资源分配,被人称为“按闹分配”,按劳分配是啥?不存在的。

只要死了人,就可以抬着闹一闹,总会拿到一笔钱的。——这已经称为某种常态。

更让人揪心的是,国家和法律对这些事情的态度,是不是有些过于迟缓了呢?

从生物学的角度看,深圳四胞胎赢了。

从人性的角度呢?

大概我们也只能批判一番,然后继续关注下一个新闻了。